<dl id='ts7lv'></dl>

<acronym id='ts7lv'><em id='ts7lv'></em><td id='ts7lv'><div id='ts7l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s7lv'><big id='ts7lv'><big id='ts7lv'></big><legend id='ts7l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ins id='ts7lv'></ins>

        <span id='ts7lv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ts7lv'><strong id='ts7lv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1. <tr id='ts7lv'><strong id='ts7lv'></strong><small id='ts7lv'></small><button id='ts7lv'></button><li id='ts7lv'><noscript id='ts7lv'><big id='ts7lv'></big><dt id='ts7l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s7lv'><table id='ts7lv'><blockquote id='ts7lv'><tbody id='ts7l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s7lv'></u><kbd id='ts7lv'><kbd id='ts7lv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ts7lv'></fieldset>

        2. <i id='ts7lv'></i>
            <i id='ts7lv'><div id='ts7lv'><ins id='ts7lv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1. 色域影視周國平哲理散文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1

              周國平是當代著名哲學傢,他的散文大多有關於人生的哲理。

              周國平哲理散文《垂釣人生》

              我喜歡看別人釣魚,常常偷閑去湖邊,湊到垂釣者身邊,去分享垂釣者的歡樂。

              一位老者,總是興致勃勃地坐在湖邊的一角釣魚,顯得樂觀而自信。他擁有三根帶支架的魚桿,長長的魚桿伸向湖中,他總是聚精會神地等待魚兒上鉤,往往是很久很久才釣到一條小魚,隻有二三寸長,他非常嫻熟地收桿、摘魚嘴裡的鉤,把魚放在浸沒在水中的網兜裡,然後又把魚桿甩出去,便耐心地等待。在我看來,這老者純粹是在浪費時間,憑我的感覺,在這裡他釣魚一天,也隻不過是一斤魚的收獲。一次西熱力江新聞,我瞧著他的網兜中那幾條又小又瘦的魚說:“你老釣這樣的小魚有啥意思?”他笑著對我說bilibili:“小夥子,看來你還沒釣過魚,我在這裡釣的不是魚,而是樂趣,釣的是一湖秀色……你瞧,這網兜中的魚,到晚上我就放瞭它們。”此話使我恍然大悟。

              在感悟老人話的同時,我還註意到不遠處的一位年輕垂釣者,他與老人的神態形成鮮明的對照,他不像老人那樣靜靜地守在一地釣魚,他不時地在叨念著說魚桿太短,或說魚鉤有毛病,還責怪位置不佳。一臉沮喪,一臉的不如意。他一次又一次查看網兜中的魚,總是報怨收獲太小,顯然,這人是同自己過不去,他不說自己缺乏耐心,用心不專,而是怪環境不佳,手中的桿不好,一個怨天憂人的主兒。

              這使我想起一位作傢的話:人生如釣魚。

              周國平哲理散文《我看殘奧會內在生命的偉大》

              一

              小時候,也許我也曾經像那些頑童一樣,尾隨一個盲人,一個瘸子,一個駝背,一個聾啞人,在他們的背後指指戳戳,嘲笑,起哄,甚至朝他們身上扔石子。如果我那樣做過,現在我懺悔,請求他們的原諒。

              即使我不曾那樣做過,現在我仍要懺無法擁抱的你在線觀看悔。因為在很長的時間裡,我多麼無知,竟然以為殘疾人和我是完全不同的種類,在他們面前,我常常懷有一種愚蠢的優越感,一種居高臨下的憐憫。

              現在,我當然知道,無論是先天的殘疾,還是後天的殘疾,這厄運沒有落到我的頭上,隻是僥幸罷瞭。遺傳,胚胎期的小小意外,人生任何年齡都可能突發的病變,車禍,地震,不可預測的飛來橫禍,種種造成瞭殘疾的似乎偶然的災難原是必然會發生的,無人能保證自己一定不被選中。

              被選中誠然是不幸,但是,暫時——或者,直到生命終結,那其實也是暫時——未被選中,又有什麼可優越的?那個病灶長在他的眼睛裡,不是長在我的眼睛裡,他失明瞭,我仍能看見。那場地震發生在他的城市,不是發生在我的城市,他失去瞭雙腿,我仍四肢齊全……我要為此感到驕傲嗎?我多麼淺薄啊!

              上帝擲骰子,我們都是蕓蕓眾生,都同樣地無助。閱歷和思考使我懂得瞭謙卑,懂得瞭天下一切殘疾人都是我的兄弟姐妹。在造化的惡作劇中,他們是我的替身,他們就是我,他們在替我受苦,他們受苦就是我受苦。

              二

              我繼續問自己:現在我不瞎不聾,肢體完整,就證明我不是殘疾瞭嗎?我雙眼深度近視,摘瞭眼鏡寸步難行,不敢獨自上街。在運動場上,我跑不快,跳不高,看著那些矯健的身姿,心中隻能羨慕。置身於一幫能歌善舞的朋友中,我為我的身體的笨拙和歌喉的喑啞而自卑。在所有這些時候,我豈不都鬼吹燈之龍嶺迷窟覺得自己是一個殘疾人嗎?
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殘疾與健全的界限是十分相對的。從出生那一天起,我們每一個人的身體就已經註定要走向衰老,會不斷地受到損壞。由於環境的限制和生活方式的片面,我們的許多身體機能沒有得到開發,其中有一些很可能已經萎縮。嚴格地說,世上沒有絕對健全的人。有形的殘缺僅是殘疾的一種,在一定的意義上,人人皆患著無形的殘疾,隻是許多人對此已經適應和麻木瞭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人的肉體是一架機器,如同別的機器一樣,它會發生故障,會磨損、折舊並且終於報廢。人的肉體是一團物質,如同別的物質一樣,它由元素聚合而成,最後必定會因元素的分離而解體。人的肉體實在太脆弱瞭,它經受不住鋼鐵、石塊、風暴、海嘯的打擊,火焰會把它烤焦,嚴寒會把它凍傷,看不見的小小的病菌和病毒也會致它於死地。

              不錯,我們有千奇百怪的養生秘方,有越來越先進的醫療技術,有超級補品、冬蟲夏草、健身房、整容術,這一切都是用來維護肉體的。可是,縱然有這一切,我們仍無法防備種種會損毀肉體的突發災難,仍不能逃避肉體的必然衰老和死亡。

              我不得不承認,如果人的生命僅是肉體,則生命本身就有著根本的缺陷,它註定會在歲月的風雨中逐漸地或突然地缺損,使它的主人成為明顯或不明顯的殘疾人。那麼,生命抵禦和戰勝殘疾的希望究竟何在?

              三

              我的眼前出現瞭一系列高貴的殘疾人形象。在西方,從盲詩人荷馬,到雙耳失聰的大音樂傢貝多芬,雙目失明的大作傢赫爾博斯,全賈乃亮被曝新戀情身癱瘓的大科學傢霍金,當然,還有又瞎又聾又癱的永恒的少女海倫?凱勒。在中國,從受瞭腐刑的司馬遷,受瞭臏刑的孫子,到瞎子阿炳,以及今天仍然坐著輪椅在文字之境中自由馳騁的史鐵生。他們的肉體誠然缺損瞭,但他們的生命因此也缺損瞭嗎?當然不,與許多肉體沒有缺損的人相比,他們擁有的是多麼完整而健康的生命。

              由此可見,生命與肉體顯然不是一回事,生命的質量肯定不能用肉體的狀況來評判。肉體隻是一個軀殼,是生命的載體,它的確是脆弱的,很容易破損。但是,寄寓在這個軀殼之中,又超越於這個軀殼,我們更有一個不易破損的內在生命,這個內在生命的通俗名稱叫做精神或者靈魂。就其本國產三級毛片性來說,靈魂是一個單純的整體,而不像肉體那樣由許多局部的器官組成。外部的機械力量能夠讓人的肢體斷裂,但不能切割下哪怕一小塊人的靈魂。自然界的病菌能夠損壞人的器官,但沒有任何路徑可以侵蝕人的靈魂。總之,一切能夠致殘肉體的因素,都不能致殘我們的內在生命。正因為此,一個人無論軀體怎樣殘缺,仍可使自己的內在生命保持完好無損。

              原來,上帝隻在一個不太重要的領域裡擲骰子,在現象世界播弄蕓蕓眾生的`命運。在本體世界,上帝是公平的,人人都被賦予瞭一個不可分割的靈魂,一個永遠不會殘缺的內在生命。同樣,在現象世界,我們的肉體受千百種外部因素的支配,我們自己做不瞭主人。可是,在本體世界,我們是自己內在生命的主人,不管外在遭遇如何,都能夠以尊嚴的方式活著。

              四

              詩人裡爾克常常歌詠盲人。在他的筆下,盲人能穿越純粹的空間,能聽見從頭發上流過的時間和在脆玻璃上玎玲作響的寂靜。在熱鬧的世界上,盲人是安靜的,而他的感覺是敏銳的,能以小小的波動把世界捉住。最後,面對死亡,盲人有權宣告:“那把眼睛如花朵般摘下的死亡,將無法企及我的雙眸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是的,我也相信,盲人失去的隻是肉體的眼睛,心靈的眼睛一定更加明亮,能看見我們看不見的事物,生活在一個更本質的世界裡。

              感官是通往這個世界的門戶,同時也是一種遮蔽,會使人看不見那個更高的世界。貌似健全的軀體往往充滿虛假的自信,躊躇滿志地要在外部世界裡闖蕩,尋求欲望和野心的最大滿足。相反,身體的殘疾雖然是限制,同時也是一種敞開。看不見有形的事物瞭,卻可能因此看見瞭無形的事物。不能在人的國度裡行走瞭,卻可能因此行走在神的國度裡。殘疾提供瞭一個機會,使人比較容易覺悟到外在生命的不可靠,從而更加關註內在生命,致力於靈魂的鍛煉和精神的創造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個意義上,不妨說,殘疾人更受神的眷顧,離神更近。

              草久五

              上述思考為我確立瞭認識殘奧會的一個角度,一種立場。

              殘疾人為何要舉辦體育運動會?為何要撐著拐杖賽跑,坐著輪椅打球?是為瞭證明他們殘缺的軀體仍有力量和技能嗎?是為瞭爭到名次和榮譽嗎?從現象看,是;從本質看,不是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,與健戴安娜王妃康人的奧運會比,殘奧會更加鮮明地表達瞭體育的精神意義。人們觀看殘奧會,不會像觀看奧運會那樣重視比賽的輸贏。人們看重的是什麼?殘奧會究竟證明瞭什麼?

              我的回答是:證明瞭殘疾人仍然擁有完整的內在生命,在生命本質的意義上,殘疾人並不殘疾。

              殘奧會證明瞭人的內在生命的偉大。

              周國平哲理散文《對自己的人生負責》

              我們活在世上,不免要承擔各種責任,小至對傢庭、親戚、朋友,對自己的職務,大至對國傢和社會。這些責任多半是應該承擔的。不過,我們不要忘記,除此之外,我們還有一項根本的責任,便是對自己的人生負責。

              每個人在世上都隻有活一次的機會,沒有任何人能夠代替他重新活一次。如果這惟一的一次人生虛度瞭,也沒有任何人能夠真正安慰他。認識到這一點,我們對自己的人生怎麼能不產生強烈的責任心呢?在某種意義上,人世間各種其他的責任都是可以分擔或轉讓的,惟有對自己的人生的責任,每個人都隻能完全由自己來承擔,一絲一毫依靠不瞭別人。